<blockquote id="5crn9"><center id="5crn9"><b id="5crn9"></b></center></blockquote>
  • <p id="5crn9"><label id="5crn9"><menu id="5crn9"></menu></label></p>
    <table id="5crn9"></table>

    1. <track id="5crn9"></track><tr id="5crn9"><label id="5crn9"></label></tr>
      無障礙
      x

      全部頻道

      經濟> 正文

      全國人口出生率首次跌破10‰,影響幾何?

      2021-11-19 08:31 中國新聞周刊

      全國人口出生率再創新低。近日,《中國統計年鑒2021》中披露,2020年全國人口出生率為8.52‰,首次跌破10‰,而同期人口自然增長率僅為1.45‰。

      持續走低的生育率一直以來都是公眾關心的熱點話題。

      今年5月,國務院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領導小組副組長、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國新辦發布會上介紹,從人口總量上看,雖然我國人口總量增速是放緩的,但仍然保持了平穩增長。同時,普查數據也反映出我國人口發展中面臨著一些結構性矛盾,如勞動年齡人口和育齡婦女規模下降,老齡化程度加深,總和生育率下降,出生人口數量走低等。

      寧吉喆認為,要辯證看待人口變化對經濟社會的影響。一是我國人口基數大、人口眾多的基本國情沒有改變,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優勢將長期存在,人口與資源環境仍將處于緊平衡狀態。同時,人口增長放緩,需要采取措施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

      針對人口問題現狀和面臨的挑戰,中國人口學會副會長、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杰華接受中國新聞周刊專訪表示,從人口變化的規律來說,應盡量延長人口紅利的時間,通過一些制度安排來借鑒其他國家人口負增長所帶來的一些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避免走彎路,實現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負增長可能提前

      中國新聞周刊:《中國統計年鑒2021》披露,2020年全國人口出生率為8.52‰,首次跌破10‰,這個數據意味著什么?

      陸杰華:應該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除了自然災害那幾年,自然增長率最低的,降得比較厲害。過去我們都是正增長,多數年出生率基本都是兩位數,現在8.52‰,但是死亡率還在上升呢,因為老年人口比例和規模在逐漸擴大。

      中國新聞周刊:那意味著接近人口負增長了?

      陸杰華:現在數據還是“正”的,自然增長率是1.45‰,2021自然年度還沒過去,出生人數和死亡人數的絕對數還沒有公布,那就是一個相對數。2019年死亡人口是980多萬,但因為人口老齡化,它這個數每年是上升的,去年出生人口是1200萬,今年要是低于1000萬的話,那就有可能進入負增長。

      中國新聞周刊:人口負增長的腳步提前了。

      陸杰華:對,快一些。之前是預估2027~2030年才進入負增長,現在如果今年不增長,明年沒有回升的話,可能就這兩年的事了。

      中國新聞周刊:今年三胎放開了,會起到作用嗎?

      陸杰華:至少今年沒有作用,5月放開,目前還看不出成效來。通過放開三胎來解決人口問題比較難,因為三胎在整個出生人口里占的比重不是特別大,最重要的是一胎二胎,前面放開二胎政策后預期比之前要低,所以放開三胎。

      中國新聞周刊:今年七普數據也公布了,你覺得按照現在的人口增長趨勢,近兩年會是人口峰值嗎?

      陸杰華:假如今年死亡率超過出生率,那可能這個峰值就下去了,但是明年還能不能回來,還有待觀察。比如,明年三孩要出生了,會不會抵消一些死亡率,可能會有一些波動吧。

      中國新聞周刊:現在我國的年齡結構是什么情況?

      陸杰華:底部在收縮,頂部在增長,中間靠近頂部的中年勞動力部分也在老化。這個變化趨勢決定了我們現在(人口)保持正增長的難度也是比較大的,因為整個年齡結構在老化。

      中國新聞周刊:這個結構形態會對經濟和社會產生什么影響?

      陸杰華:人口無論是總量還是結構對社會經濟發展都是基礎和全局戰略性的變量。人口是個慢變量,實際上會作為一個長周期影響幾十年。對人口紅利、養老金、養老照料等方面都會帶來持續性的挑戰。

      數量型轉為質量型

      中國新聞周刊:在你看來,人口紅利的流失是一個什么性質的問題?

      陸杰華:是一個挑戰。過去依靠數量型的人口紅利,將來如果這種紅利消失,需要依靠質量型?,F在數量型的人口紅利并沒有完全消失,只是在走向下行,勞動力人口還是相對比較多的,只是和十幾二十年前相比,規模和比例下降了。一方面可以通過延遲退休,保證這個比例和規模,另一方面可以提高勞動效率,提高人力資本,來獲取第二次人口紅利。

      從人口變化的規律來說,盡可能延緩人口負增長到來的時間,盡量延長人口紅利的時間,我們可以通過一些制度安排來借鑒其他國家人口負增長所帶來的一些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我們避免走彎路,使我們即使負增長也可以保持社會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中國新聞周刊:有專家認為應全面放開,有的認為應緩步放開,你怎么看?

      陸杰華:發展規律上是全面放開更好一些,如果全面放開效果還是不行,那至少下降的趨勢能減緩,然后再用其他措施來應對生育率過低或者負增長的變化?,F在逐步放開可能是考慮到中國人口這么多,可能擔心潛在問題,所以也是一個逐步優化生育政策的過程,但是如果未來真的面臨負增長,那肯定還是要做進一步調整。

      中國新聞周刊:除了生育慣性規律以外,人為因素現在被談論的最多的就是年輕人不愿意生孩子,你對此怎么看?

      陸杰華:這是社會經濟發展的產物,也是一個必然結果。過去生育率下降靠政策,現在政策范圍內他不生,這就是一個經濟、文化作用的問題,看看能不能通過一些積極有效的措施讓生育率有所回升,現在生育、養育成本都比較高,要降下來,才能改變情況。

      責任編輯:劉美君(QN0048)

      為你推薦

      加載更多

      北京千龍新聞網絡傳播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未經千龍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新出網證(京)字013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2-2-1-2004139 跨地區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4056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1120180003號 京公網安備 11000002000007號

      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